古难全

天合之作

好久不见   wink
(请勿上升真人)
  尹柯的目光翻过窗户,停留在小路旁的那棵梧桐树上,在老师的喋喋不休中陷入了沉思。
  那天,刚打完高中的最后一场棒球赛,邬童用他那冰冷至极的语气对尹柯和班小松说:“我要去美国打棒球了。”尹柯和班小松沉默片刻,微笑着开口:“去吧,我们支持你。”“哼,”邬童冷笑一声,“谁稀罕你们的支持,我在美国会有更好的队长和队友,更好的兄弟,而你们,什么都不是。”邬童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在说什么,只觉得自己就是个混蛋。班小松脸上强装出的那一抹微笑僵住了,取而代之的是眼底燃烧出的愤怒。尹柯冷静片刻,一句“再见面还是朋友”刚想出口,就被邬童的下一句话刺的遍体鳞伤:“看戏的,你把自己搭进来了,好玩吗?”
  像不像,那天你对我说的,“邬童,你把自己玩进来了,好玩吗?”
  尹柯到现在都记得,邬童当时那副可恨的模样。他也亲眼看见,班小松转身离去时砸在地上的泪珠。“邬童,记住,再见面,你我就是陌路人了。”尹柯转身的那一刻,心都停跳了一拍,刚刚还趾高气昂的他,任由滚烫的泪水划过脸颊。他万分不舍地,悄悄侧过头瞄了身后的邬童一眼,把背脊挺直了几分。
  第二天,尹柯去了游乐园,在上摩天轮的那一刻,意外的看到了同样在摩天轮上,满面笑容的邬童和邢珊珊。
  还记得啊,有个阳光正好的早晨,他笑着问邬童,“等放假了,我们去坐摩天轮吧。”邬童伸手抚平他翘起的发丝,语气温柔至极:“好啊,只要你想去,我都陪你。”
  摩天轮之上
  回忆正旋转着过往
  也许这是我
  最后一次和你眺望
  你选的地方
  爱与伤复杂的景象
  开始和结束都一样
  下课铃准时打响,老师立即停下讲了一半的课程拎包走人。尹柯的思绪被打断,回过神来,教室里已经只剩他一人。他轻轻地笑了笑,背上书包,好了,也该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TBC--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