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难全

天合之作

亲爱的客栈.池亭外(序)

*勿上升
*人设ooc
*剧情大部分改动
   “嗯。”易烊千玺敷衍地应了一声,脸上挂着温润如玉的笑。经纪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叮嘱了几句,又和跟拍的摄像师谈话去了。王源不失时机地教训了几句,却引来易烊千玺的一阵狂笑:“王源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好好笑啊……”他笑着躲开王源扑过来的爪子,脑袋却撞上了一个温热的胸膛。
    是王俊凯。
    “来来来,小凯,给你留的饭菜。”易烊千玺讨好般地笑着,拉过黑着张脸的王俊凯坐下。王源好笑的摇着头,嘴上补刀不止:“队长,千玺还有两个小时就要走了啊,录制亲、爱、的、客、栈。”易烊千玺瞪了他一眼,小心翼翼地拽了拽王俊凯的袖子,可怜巴巴地盯着他:“小凯,我不该随便就接下一档综艺的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王俊凯的脸色缓和了些,他轻声嘀咕:“我还不是怕你受伤。”易烊千玺是组合里最小的,可骨子里偏偏倔强得要命。常常练舞练到浑身酸痛,身上的伤痕触目惊心。上次录制全员加速中受伤,差点没把王俊凯给心疼死。“你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易烊千玺算是松了一口气,凑过去蹭了蹭王俊凯的颈窝。王源识相地把头转到别处,目光却飘忽不定。
    很快三个人就闹成一团,仿佛还是当初那三个懵懵懂懂,热血沸腾的小男孩。胖虎颇为无奈地过来吐槽:“王俊凯,你都成年了,怎么还跟千玺王源一起疯呢?”三人不怀好意的相视一笑,齐齐朝胖虎扑去。还是小马哥过来提醒:千玺该走了。王俊凯幽怨地瞪着他,王源又趁机教训了几句,依然引来千玺的哈哈大笑。
    这客栈倒是不错,只是生活却无聊得很。听尘哥和清子姐在那聊着今天入住客人的事,他也好奇地凑了过去。“那位客人竟然点了名要吃重庆小面,这怎么办啊?”易烊千玺心里咯噔一声,有些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:“点名要吃重庆小面?”“是啊。”
    “没事,不用做。我想那个客人我应该认识。”易烊千玺漾出一对梨涡,再无心去听,站到河边望着远处的码头。
    阚清子和纪凌尘看着易烊千玺单薄的背影,想让他披肩外衣时,老板打来电话,说那位客人已经快到了。陈翔招呼了一声“兄弟们开干”,就开始忙里忙外。易烊千玺也帮着打杂。当看到远远地驶来一只小船时,他立刻停下手中的活,跑到边上去看。
    这一眼看去,就再回不了头。
    那身形,不是王俊凯还能是谁。后面还坐着个一脸不情愿的少年,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哀怨地盯着他看。王俊凯转过头,笑眯眯地冲他点了点头。纪凌尘眯了眯眼,还是没认出来,于是问身边的千玺。“那是我兄弟王俊凯和王源啊。”话音未落,纪凌尘就颓丧地走开了,一边走还一边委屈地跟阚清子诉苦:“这个节目组,不是说好了我是颜值担当吗?tfboys都来了,哪有人看我了啊?QAQ”“行了行了,在我心中你最帅行了吧。”
    易烊千玺向王俊凯伸出手,一把把他拉了上来。王源也瞪着眼睛等着他拉,他刚想伸手,就被王俊凯拽走了。陈翔这几天被阚清子和纪凌尘刺激得体无完肤,这时看到王源就像看到了救星,赶紧跑过去把他拉了上来。
    王源和陈翔聊得不亦乐乎,王俊凯则正在接受易烊千玺的问话。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他挑了挑眉,节目组可没告诉他有叫王俊凯,王源的嘉宾啊。“那个,就放心不下你嘛。”王俊凯的眼神飘来飘去,伺机准备开溜。“节目组会那么随意吗,谁想来都能来?”“我能帮他们提高收视率,他们为什么不让我来?”王俊凯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一个旋身拉着易烊千玺躲开摄像机。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?”“你可不就是吗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BC——

评论

热度(94)

  1. 大橙子古难全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