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难全

天合之作

进退两难(上)


把《好久不见》换了个名字

结局可能是HE吧大概。

依旧*勿上升*无文笔*人设可能ooc

缘分这东西,自古就难以两全。要么有缘无分,要么有分无缘。

而邬童和尹柯就比较厉害了,无缘无分还硬往一块儿凑,最后两败俱伤。

邬童要结婚了,就在当年的帮球场。

天空依旧很蓝,和当时一样。曾经在棒球场肆意奔跑过的少年一个不差的全部到场。说起来,尹柯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“到场”,别人是光明正大收到请柬入场参加,他是不请自来蹲在角落冷眼相看。

婚礼非常简约,倒不符合邬童的性格。四年没见,那个在尹柯记忆里才刚刚成年的大男孩已经越发耀眼,不会再因为被风吹得中分的刘海而烦恼,不会再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而死命努力。

一切都变了。

理所应当的,班小松成为了伴郎,栗梓客串了伴娘。新娘抛出的花球被栗梓稳稳地接住,她不自然地看向班小松,后者欣喜地冲她眨了眨眼。

一切都很完美,似乎这是最好的结局。

尹柯这么想着,鼻子有些发酸。

他蹲在以前捕手站的位置,与这场婚礼显得格格不入。戴着和从前一模一样的纯白色耳机,上面铁三角的标志竟晃得人有些刺眼。

耳机里循环播放着邬童向新娘求婚时唱的《方圆几里》,现在听着还有几分应景。啧,邬童遇到了真爱,做兄弟的,高兴!

他累了,他追不动了。

尹柯坦然地看向努力想来自己这边的班小松,漾出了小小的梨涡。

只是,那梨涡里盛着的不再是甜蜜,而是满心满眼的苦涩。

高中时多好啊。三个人一有时间就混在一起,班小松常说只有尹柯治得住邬童,然后两人都会浅浅地笑着,一对儿梨涡和一对儿虎牙便盛满了阳光。

尹柯晃晃悠悠地站起身,黑色西装粘上了些草叶,衬得他有些狼狈。

班小松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,没带上栗梓。他拉起尹柯的胳膊,故作轻松地说着好久不见,眼眶却渐渐泛红。

“跟我一起见证邬童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吧。”班小松手上力道重了些,明摆着是不让他走,想了想,又补上一句。

“都四年没见了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邬童的目光扫过座位上的每一位来客,除却熟悉的同学们,大多数是只有一面之缘的某某知名公司总裁或者某某集团的创始人。

“谁啊那是……”邬童遮住阳光,看向班小松身旁的座位上十分熟悉的背影,心里忽然“咯噔”一下。

尹柯。

尹柯本人丝毫不知道已经被新郎发现,支着昏昏沉沉到快要爆炸的脑袋发愣。

“尹柯尹柯,你来当我的仙人掌好不好?”

“尹柯……要比赛了你紧不紧张啊?”

“尹柯,我们考同一所大学吧……”

“尹柯……”

嘶。头好痛。

他费尽全身力气站起来,眼前却模糊起来,依稀望见有个人朝这边跑了过来。是小松吧,他想。

等他再睁开眼时,眼前是黑乎乎的一片。他努力地眨眨眼,映入眼帘的是白得十分刺眼的天花板……以及,一个人的脸。但不得不说,这张脸是很清秀好看的。

“哎,尹柯你醒啦!”坐在床边的少年刚要扑上去,就被一头雾水的尹柯拦住了。琥珀色眸子里是不同于以往的清澈,没有一丝杂念。

“不是你谁啊?”

不由感叹命运弄人。尹柯那么好的一个人啊,怎么就无缘无故的失忆了呢?

纵然失忆,他倔强的性子却丝毫未改。不肯穿着厚重的病号服躺在床上虚度光阴,摘了吊瓶站在窗前吹风,一吹就是一整天。

虽然失忆,但他却依然记得一个人的名字。如烙铁一般刻在他的心上,成为了所有人都不愿提起的血淋淋的伤疤。

邬童。

在尹柯出院的前一天,邬童来看他。

尹柯望着窗外挺拔的梧桐树,淡淡地应了一声,开口便是:“您知道邬童是谁吗?”

邬童关门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,精心伪装的外表被轻易戳破。这一局他输得惨烈,固若金汤的城池被对方不费一兵一卒就攻破,还不肯投降苦苦坚守。

“不认识。”短短三个字竟染上了颤音,好在尹柯并未在意,而是转过身来看他。

“那您的名字是?”

“……王俊凯。”索性也破罐子破摔,邬童直接搬出了助理小王的名字,反正尹柯又不记得。

“哦,倒是个好名字。”他站起来把凳子让给邬童示意他坐下,似乎怕他冷又关上了窗户。

重新认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,抿了恩怨情仇都还是最懂彼此的那个人。至于之前那些根本算不上太好的回忆,有邬童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。

总比相忘于江湖要好不知道多少倍。

平时也没人陪他,邬童便每次拎一份红油抄手来看他。而本来马上就能出院的尹柯因为贪恋邬童带给他的温暖,又在充满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住了一个星期。

出了院之后,尹柯却不想回家。

一是忘了家在哪,二是忘了父母的模样,三是想到处走走呼吸几口难得的新鲜空气。

平时忙得不可开交的邬总也挺清闲地陪在他身边,帮他背着一个不算重的浅色背包。

“王俊凯,我听小松说你刚结婚不久啊,怎么这么清闲。”尹柯摘下一朵紫色的牵牛花别在邬童的耳朵上,收到了一个来自处女座的专属嫌弃。

“……嗯,是……因为她回老家了。”邬童暗暗地在心中为班小松的罪行加了一条。编出一个听起来勉强可信的理由,他心虚地移开眼神。

尹柯没说话,不过显然知道这是邬童临时找的借口,就是没忍心说破。

看到对方因他没有识破他的小借口而暗自开心的样子,尹柯侧过头微微一笑。

其实这样也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BC——

本来想直接写到结束再发的……但是情人节都快过了,着急就先发出来了。虐狗节快乐啊。

评论(8)

热度(17)